搜尋

香港舞蹈團《凝》 舞者練「內功」 窺氣韻之美

香港文匯報 October 17, 2020︱文:尉瑋




三年前,香港舞蹈團開始了首個跨界藝術研究—「中國舞蹈與中國武術之交互研究與成果呈現計劃」, 將中國舞與武術結合在一起,尋找新的舞蹈語彙。一群舞者真的跟隨武術師傅實打實地學習起南方武術,嶺南洪拳、永春白鶴、蔡李佛及八卦掌……從最基本的紮馬開始,一招一式地練起來。


現如今,研究計劃的成果—舞x武劇場《凝》—即將搬上舞台。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說,換個角度進入創作,將舞蹈拓寬一點點,這是一個開始。 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 圖:Henry Wong攝、香港舞蹈團提供


這個計劃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一個「磨」字。三年的時間,好像不是為了得到一個具體的結果,而是沉澱、尋找。這在香港,何其奢侈?「有時在快節奏的生活下,藝術也像工廠模式,不大對。」楊雲濤想打破這種機械的循環,他坦承,計劃剛開始時,並不知道自己的重點在哪裏,只是「走下去,看能走到哪裏」。三年過去,有些東西慢慢醞釀生長,竟有了不一樣的意態。

「從藝術發展的角度來說,除了我們平時的創作,或者去尋找一些主題來表達,最重要的還是回歸到舞蹈的本體,看能不能做什麼。香港還蠻強調芭蕾、現代舞和中國舞的分別的,那到底對香港來說怎麼把中國舞的風格再突出一些,這也是我個人的一個追求吧。」所謂吸取傳統文化的養分再以當代視角呈現,話都是這麼說,但真正實打實地去做的,楊雲濤認為,還不夠多。他尋找香港文化中的傳統養分,把目光投向了武術。「這是毫無爭議的,武術對香港文化影響巨大,更延伸到其他方面。例如香港的功夫電影,就向全世界推廣了中國的功夫文化。而且,武術也是一種形體藝術,為什麼不向它取經呢?」舞團開始三年的研究計劃,他的堅持是一定要「身體力行」,一定要「花功夫」,「面對這個事情,不是聽個講座就可以了。我們以前也會學習一些傳統技藝,但多是為了某個作品,最多兩個月。這次不一樣,我自己想要邁出這一步,對舞團的藝術發展來說也會是很大的幫助。」

重在內功


楊雲濤笑說,自己是看功夫電影長大的,到了香港,發現這邊的功夫還很不一樣。「武術還分南派和北派,你看少林功夫感覺飛天遁地的,南方則是穩打穩紮。所謂『南拳北腿』,南方武術比較聚焦在上半身、小動作,力量暗藏其中,和舞蹈用力的方式很接近。」他在武術上看到東方身體的獨特質感。武術強調「精氣神」,這其中本身蘊藏東方哲學的某種追求,那種對於人內在專注力的強調,對「天人合一」境界的企求,都與西方藝術對於身體的理解截然不同。「那種吸引力,不只來自外表形態,更來自內在的狀態,其實是『修心養性』。」楊雲濤說,舞蹈演員的肢體訓練已經很專業了,但是內心這一塊的修煉還缺乏一些,正可以從武術上去借鑒。


這次參與計劃的研究員,年齡有跨度,性別有不同;有些是舞團的成員,有些是業界的自由身舞者;有人中途加入,也有人中途離開。每個人在習武中的體悟都各不相同。


「每個人對武術的身體反應都不一樣。武術講究體力,所謂『拳怕少壯』嘛。我身體有年紀,當然不去追求年輕人的速度和力量,而是怎麼試圖通過逼近身體的極限來影響內心的狀態。比如連續揮拳50次,你的狀態就會很不同。又比如站樁,剛開始的時候酸得不行,後來堅持下來,嘗試10分鐘、15分鐘,內心的狀態就很不一樣。你會開始注意到自己的呼吸,注意到每一塊肌肉,自己會進入一種澄明的狀態。」楊雲濤說,舞蹈的訓練向來着重「練外功」,訓練肌肉與韌帶,但對於年長的舞者來說,當然沒有辦法和年輕人一起去拚韌帶。對此,武術所注重的專注力與意志力的內在修煉卻似乎可以指出另一條路。「年輕舞者更注重身體能量的變化,運動起來的質感、速度、力度;我個人則更在乎,內在的狀態怎麼樣影響在舞台上的表現。我更注重『練內功』,而不是外在的套路和技巧,這個內功可以適用於任何不同種類的舞蹈,與之相呼應。」他說,舞蹈藝術不只屬於年輕人,40歲的舞者有40歲的狀態和經歷,修煉自己的內心,有助於在表演和創作時呈現出更多層次和質感,而不只有力量和線條的展現。這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也是拓寬了肢體藝術的審美,而這種審美,更加富有東方藝術的意蘊。

花拳繡腿?


在一般人的想像中,舞者去學武術簡直易如反掌,楊雲濤卻說,舞者對招式的接收是最快的,但卻也是最困難的。這話怎麼說?「好像很快學會了,但是自己都知道,那不對。只是學會了最外表的,動作的原理沒有掌握。」他形容如果只用學舞蹈的方式去學招式,充其量只是「花拳繡腿」。因為武術的招式不是隨便編創出來的,它不是表演,而是為了瞬間制敵;經過一代代的傳承,每一個招式都自有其原由在其中。如果只是搭個花架子,一點意義都沒有。「所以要老老實實,幾分鐘的馬步就要那樣蹲,要體會那個肌肉、重心和地板之間力量的抵抗,更多的是訓練你的意識。三年來我們的感受是:好痛苦啊!你會覺得不跳舞的人打招式還有那個味道,怎麼我們打出來反而怪怪的?」


三年的訓練,其終極目標當然不是成為武林高手,最終仍是為了回到舞台上的身體。楊雲濤認為,舞者從武術中吸取的,是如何沉心定性、凝神聚氣,進而形成一種張力。「表演者怎麼『壓台』?那自有一種氣場,不管你跳什麼舞。這就是武術中最講究的——『精氣神』。如果不經過長時間的訓練,你不知道什麼叫『精氣神』。氣勢凝聚,是一種意念。就如同台灣的雲門舞集,不管你覺得作品好不好看,不管你看不看得懂,演員在台上的精神狀態是非常吸引你的——好專注、好集中,和你平時看的一些舞蹈不一樣。」


全文轉載自:https://www.wenweipo.com/a/202010/17/AP5f8a0af2e4b00e3df3e79eae.html

1 次瀏覽

聯絡及​傳媒查詢   Contact & Media Enquiries

Email: hkdance@hkdance.com

Tel: (852) 3103 1819/ 3103 1822

香港皇后大道中345號上環市政大廈8字樓

8/F., Sheung Wan Municipal Services Building,

345 Queen's Road Central, Hong Kong

Copyright © Hong Kong Dance Company Limi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financially supported by the Government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

Hong Kong Dance Company is a Venue Partner of Sha Tin Town Hall